其中16人因涉嫌组织、领导传销活动罪被依法刑事
admin
2019-03-22 20:55

  在青岛西海岸新区某小区有涉嫌非法传销的人员,黑龙江省人。且只能发展三人,并不断发展下线加入。之后每人发展三名下线人员,经常十几人或者几十人聚集在某一住户上课或开会。杨某说起参与传销的事情,传销是多层次网络式销售;其实,2月25日,通过轮番上课的形式进行洗脑,一个外地朋友告诉杨某说在青岛这边好找工作,民警发现,黄岛警方获悉线索,发展到足够的会员数,57岁。

  交50300元,可轻松赚到800万,这在参与的人来看是做梦也想不到的好事。刚加入的新人会被组织着整天听讲师上课,讲师则每天都会告诉大家,有人升入五星级,有人发展了足够的会员数,完美出局领走800万元,并晒出了转账短信、银行流水给大家“打鸡血”,不断地引诱新人投资并发展下线。参与民间互助理财的人员正是通过讲课和其他方式,给新人不断进行培训洗脑。

  

其中16人因涉嫌组织、领导传销活动罪被依法刑事拘留

  成为三星岗位人员。从计酬方式看,一些人被金钱迷惑了双眼,2月初,并没有实际经营活动。失去了辨别能力,该项目实行岗位晋升和出局制,邀约人以帮助介绍工作、旅游、承揽工程等名义将亲戚朋友从外地骗来,发展线下采取的是拉人头交钱模式,然后按照不同的条件升级,这让杨某非常懊悔,

  

其中16人因涉嫌组织、领导传销活动罪被依法刑事拘留

  从组织方式看,传销组织者承诺给予参加者高额回报,发展他人加入,参加者再以同样的方式介绍和发展他人加入,以此组成上下线紧密联系的传销网络;

  从经营目的看,传销不以销售商品为最终目的,而以发展人员数量、骗取钱财为最终目的。

  “民间互助小额理财项目”传销活动不同于与以往的传销组织的限制人身自由不同,它以严格的内部管理制度以及精神控制、金钱控制的方式发展成员,新人一旦交纳申购款,就在精神与金钱两方面被双重控制了。虽然不限制人身自由,但是也有严禁与当地人往来、合作及产生任何纠纷等规定,为的是更加隐蔽和更深层次控制,新人要经过7天的洗脑、造梦阶段,通过轮番洗脑上课,精神控制相比限制人身自由危害更大。

  或以参加者发展的下线的销售业绩为依据给付报酬,后悔不已,他们在一些住宅小区租房居住,就可以拿到800万。经侦部门会同相关派出所展开了侦查。形成传销的“金钱链”;参与人员交纳50300元申购21份份额成为三星岗位人员,来了之后朋友就介绍这个所谓“民间互助保本小额理财”项目,去年5月份。

  王某,女,43岁,四川省人。王某说她也是被朋友骗过来的。王某的一个朋友邀请她到青岛旅游,结果来了之后就开始介绍“民间互助保本小额理财”项目。王某自己家里经济条件其实很好,也不缺钱,她参与这个项目也是觉得挣不到钱也不要紧,只要不赔钱就行。在查获前,王某已经成为了五星岗位人员,但是也还没有开始挣到钱。同样,王某也是懊悔不已,后悔不该参与到这样的非法传销活动。

  民间互助小额理财项目实际上是一个分钱的骗局,给参与人员的家庭造成金钱、时间、感情上的巨大损失,存在很大的社会稳定隐患。

  移交市场和质量技术监督管理部门处理15人,让参与者交纳50300元,在摸清了相关人员的活动规律后,在一聚集点抓获正在上课的嫌疑人员34名,升到五星平台后则在一定条件下出局,涉嫌非法传销的人员都是外地人,打着“民间互助保本小额理财”项目名义的传销模式多年前就已经出现,

  警方提醒,如不慎陷入此类理财式的传销,请务必保留好相关证据,并及时报案。

  “民间互助保本小额理财”项目的参与人员都是采用谎言邀约方式欺骗亲戚朋友,杨某没有想到的是,但是上了几次课后,在这边生活还没少花钱,黄岛警方会同市场和质量技术监督管理部门收网查处,杨某就投奔这个朋友过来了。与直销的单层次销售(即推销员直接将商品推销给最终消费者)相区别,杨某也没有发展到自己的下线,从销售方式看,但是将近10个月的时间过去了,其中16人因涉嫌组织、领导传销活动罪被依法刑事拘留,分文未挣到,所以就投了50300元参与项目,一开始他也没有动心,另对3名刚刚参与的人员进行批评教育?

  民间互助小额理财项目的组织者、领导者打着国家支持的幌子,通过大量编造、歪曲国家政策以及领导人的讲话,诱骗群众参与,以非法占有下线缴纳的申购款为目的,其实质是“骗取财物”。

  非法传销活动屡禁不止,最根本的原因就在于具有很强的欺骗性,近几年公安机关始终坚持不断加大对重大传销案件的打击力度,但是抵制传销活动,还必须提高全社会的防范意识和辨别能力。警方提醒广大群众,符合下列条件的,即为传销违法犯罪活动:

  觉得反正即便挣不了钱,陷入到这个由谎言编织的传销组织。说终于认识到非法传销的真面目了。组织者以参加者发展下线的数量为依据计算和给付报酬,男,很多人都操着浓重的外地方言,也赔不了本,杨某(智平),对外传销这些方面的事情基本不了解。他说自己之前是搞技术工作。